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29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29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3。29章

  搬到吴小涵家之后的头两天就这样在鲜血中度过了;随后,便是每天按时上班下班的生活。

  生活很快就步入了正轨——这种和吴小涵「同居」的日子,实在是幸福无比。
  吴小涵并没有如她所说,一直让我睡在厕所里。

  绝大多数的时候,我晚上会睡在她床边的地板上——当然,我还是会跪着看着她,一直到她睡着,我再躺下睡觉。

  在少数时候,她甚至还会允许我躺到床上,和她同床共枕——不过,那种时候,她依然要把我的手脚绑在身后,因为「要防止我乱摸她」。

  只有在周末的时候,我通常会被绑住手脚,拴好项圈,丢到厕所里睡觉——吴小涵说,这是为了让我不能忘记自己是个M。

  平日里,自然是我先起床——而我断然不能让闹钟的声音来叫醒我,因为那样可能会同时把吴小涵吵醒;于是,我便设置了定时的电击,让电击器将我电醒。
  当然,为了避免我惨叫出声,电击的电压被设置得比用作惩戒调教时的电压要低不少,只会带来微微的刺痛而已。

  大多数日子里我睡觉时是没有被绑住的;于是,醒来后我能做的,便是悄悄地爬出她的卧室,到厕所里,一个人洗漱完,然后去为吴小涵做好早餐,端到餐桌上放好。

  之后,我再爬到吴小涵的卧室的卫生间里,帮吴小涵挤好牙膏在牙刷上。
  一切都准备完,我就可以爬到床尾,小心地掀开被子的一角,把女神那软玉般的脚趾含到嘴里,轻轻用舌头舔舐,把她舔醒。

  她常常会一脸慵懒地醒来,暖暖地看着我,伸出手摸摸我的脑袋,说道:「小冬瓜,把我拉起来嘛,我不想自己爬起来。」

  有时候,她甚至会对我撒娇说:「嗯~再让我睡五分钟好不好~我知道你最好了。」然后翻过身子接着睡觉。

  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的小女生。

  但也有的时候,在我还舔着她的脚趾时,她就会狠狠踹到我的脸上,娇怒道:「别舔了,烦死了。我还要再睡一会儿。」

  或者是嘟着嘴,没好气地命令我说:「过来给我磕上十个头,求我起床呀。」
  当然,在我的眼里,这些时候她也同样可爱——甚至更加可爱。

  而在那些我被绑住睡在她床上的日子里,起床就更加纠结了。

  我需要用手机上的app来关掉电击,可是,我的手脚却被绑住根本无法那么操作。

  于是,不得不先把吴小涵叫醒——而她此刻若想埋头再睡一会儿,就意味着,我还要多接受一会儿电击的痛苦。

  前两分钟倒是还好——电击不算很强烈,能呼吸到她的口鼻中呼出的空气,是件无比惬意的事情;睡了一夜之后,她此刻吐出的气息没有半点令人不悦,而只是更加香甜,更加令人沉醉。

  但是多过几分钟后,电击累积的疼痛就开始让我难熬了,我也就不得不再次去试图叫醒吴小涵。

  在她终于爬起床,让我把她驮到卫生间里之后,在她一边刷着牙时,我便可以领取奖励——她味道浓郁的圣水。

  我总是自觉地躺好在地上,等着吴小涵蹲下身子后,再由我来用嘴为她脱下内裤,等着她把那腥咸却甜美的晨尿灌注到我的嘴里。

  毕竟是带着女神体温的甘露,喝上多少次,我都不会腻烦。

  洗漱完后,她通常会自己更衣、自己走到餐桌前。

  而此时我通常便会爬到外面的厕所里去,自己再漱一遍口。

  这是吴小涵的要求——每次喝完圣水或是舔完鞋底后,我都必须刷至少两遍牙。

  等她从卧室里出来,走到餐桌前的时候,我会把狗粮的袋子递给她,请求她也赐予我食物。

  她于是会接过狗粮的袋子,倒出一些狗粮到她穿破了的那只鞋子里,当作我的早餐。

  她坐在椅子上吃着我精心为她准备的早餐,而我却跪在一边,只能吃着她倒给我的狗粮——这样的对比,我其实倒是早已不觉得羞辱了,只觉得很是温馨。
  生活里也确实需要这样一些充满仪式性的东西,来提醒着这份关系的美好与充实。

  我通常都会在她之前把早餐吃饭,然后根据她的指示,把她今天要穿的鞋子叼到餐桌边,用嘴为她换上。

  并不用担心她从餐桌走到门口时把家里的地板踩脏——因为,她的鞋底总是早就被我舔得一尘不染。

  等她已经准备好出门的时候,我也就可以爬到门前,自己穿好衣服和鞋子,打开房门等着她。

  一起下楼后,我便开着她的车,和她一起进城去上班。

  在办公楼的地下停车场停好车后,我们便走到电梯间,坐上电梯;最后,我在十五层和她告别,先走出电梯。

  午饭我们倒是常常是不能在一起吃的——毕竟公司里的习惯都是同组的同事们一块儿吃饭。

  虽说其实一百块钱就足够我吃得很好了,但她每个星期都会给我两百块钱的午饭钱。

  每天和她再见面的时候通常都只能是下班后——我会走到十七楼,在她们办公区外等她,和她一起下楼去。

  同事们自然会因此见到我和她每天在一起,并且,也真的有人问起过我们是不是情侣关系。

  这样的问题其实让我很是尴尬——我既不可能让同事知道我和吴小涵的主奴关系;也不可能说我真的是她的男朋友。

  可是,如果不是情侣关系的话,似乎又没法解释我和她每天上下班都在一起,动作也很亲密。

  我只好解释说我是她大学时的好友,而上下班又正好顺路——这样的解释恐怕没有多少人会信吧——不过,既然吴小涵都不介意,我也就没有多想。

  每天晚上开车回到家里后,她也不再在门口换鞋,而是直接进门坐在沙发前,让我先跪着把她的鞋底舔干净,再为她换上拖鞋。

  这是把家里的地板踩脏了也不用怕——我很快就会把地板打扫干净的。
  为她换完鞋后,她便会沙发前看电视或是看书;而我就先去厨房一个人做饭。
  晚饭时,吴小涵倒是坚持她一起坐在桌上正常吃饭——她说,她也需要我表现出普通男生的那一面来,给她温馨和陪伴的感觉。

  等吃完饭、我也洗完碗,时间通常不会太早了;于是,平日的晚上,我们通常不会玩SM——毕竟,就算有时间玩,我的身体也承受不了无休止的折磨。
  大多数的调教和折磨,都因此留在了周末。

  在周末的时候,她总会至少用一整天的时间来陪我。

  我们当然会像同居情侣那样,一起去超市买些东西、一起出去吃个饭、爬个山什么的。

  不过,她攒了一周的施虐欲,也都会在周末的调教中爆发。

  刑虐自然还是会有的,但她大多数时候还是保持了克制——似乎每次虐我虐得太狠之后,吴小涵都会有一两个月不会再对我下狠手。

  于是,她几乎都只是只是穿上高跟鞋轻轻踩一踩我的身体、用针穿刺一下我的皮肉,或是用鞭子再抽打一下我而已——虽然依然会出血,但是比起之前的她来说,已经是温柔许多了。

  虽说疼痛依然难熬,但是这样的刑虐,也未尝不是对生活的一种调剂呢。
  每个周末里的另一天,她就不常会全天陪我了——她也并不是一个宅女,还是经常会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饭、逛街什么的。

  而我便留在她家里,看看书,负责一下洗衣服一类的家务。

  例如,原本是她自己手洗的袜子和内衣内裤,现在当然变成由我帮她洗了——女神的手可不是用来干这些的。

  她虽然允许我来帮她手洗,但是明确规定,我只准老老实实用手洗,绝不准趁机去闻、去舔,或者做任何猥琐的事情。

  因为,闻舔她的袜子和内裤,是我表现好的时候才可以得到的奖励,也只允许当着她的面享用。

  若是背着她偷偷地闻舔的话,那就无异于是偷偷地满足我自己的欲望、是在间接地猥亵她的身体,她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。

  她的命令我当然的不敢违反的;不过,看着那些圣物在我的面前,我却不能近水楼台地享受一下,简直就是一种煎熬。

  甚至,我还要亲手把上面最宝贵的污痕和气味给洗除掉,简直就如暴殄天物一般,更是让人郁闷了。

  我向吴小涵抱怨过我的这种煎熬:「直接就这么洗掉,好浪费啊。就让我先闻一下都不行吗?我又不会弄脏……而且,反正最后都会洗干净的。」

  吴小涵当时却只是淡然地回答:「我就是有意让你眼睁睁看着却无法享受,有意让你这么煎熬的呀。这样,你才会对我的袜子和内内足够渴望呢,也才能够激励你好好表现,来争取我主动把袜子和内裤赏赐给你呀。要是都能让你轻易得到,你才不会懂得去珍惜呢。」

  我只能全盘接受这种解释——作为M,大抵注定是要被小涵学姐这样掌控和调教的。

  搬到她家的第一个月,就这么飞快地过去了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ppaaoo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